顿时喜形于色:哎哟

真是奇怪,郁琼花有时候想,那个人怎么一上身她就有了。多年后,凡是有药膏的味道,总会让我想起母亲,想她光着头,为我做的一切。郁琼花的眼前浮现出那个软软的一丝不挂的小...

Read More.